sell 空报告对“100亿”波司登有多大影响?

《老虎嗅华东》报道作者|范向东波司登最近成为股票市场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她在她的时装周秀《触摸瓷器》中被热烈讨论。这次波司登是卖家空的目标 尽管波司登在被出售的第一天即被停牌空,但在一周内经过几次澄清后,其股价正在逐渐恢复。 然而,在各大论坛的讨论中,有一些评论认为波司登是一个“民族品牌”,没有问题,应该得到支持。这真让人困惑。是一个必须是好的不能出售的民族品牌空?博尼塔斯·塞尔空波司登的立足点2019年6月24日,博尼塔斯发布了一份报告(该链接是阿尔法工作室的翻译版本),称波司登有许多公开市场欺诈案件,包括夸大收入和利润、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等。 结果,波司登股价暴跌24.78%,市值蒸发60.9亿港元。波司登在同一天股市开盘约一小时后暂停交易。 博尼塔斯对波司登有四个主要指控:首先,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编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夸大了174%;二是未公开披露的关联交易 从未披露的内部人士以极高的价格购买了人为膨胀甚至毫无价值的资产。这些人已经从波司登吸走了20亿元现金和股票。3.低价处置实物资产5600万元;第四,向持有波司登65%或以上股份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巨额历史股息。 其中,波司登最难避免和澄清,即三次资产转移:周先生分别以1650万英镑、1750万英镑和5.3亿英镑购买了三个服装品牌,然后在一到三年内卖给波司登。这三家公司分别以6.64亿英镑、7.15亿英镑和6.6亿英镑的价格将其出售给波司登上市公司,三次运营净利润超过15亿元。 博尼塔斯报告称,随着高德康从上市公司收购资产,波司登上市公司背负的应付款和贷款比实际资产还要多。 为了粉饰业绩,他们依赖20多家子公司之间复杂的公司间交易来扩大交易规模,从而扩大利润。 最后,这揭示了主要子公司的大量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 报告中提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例子之一是康博时尚——对于一家17年或18年年收入不超过240万元人民币的公司来说,应收账款总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博尼塔斯将巨额应收账款归因于隐藏在虚假交易量之下的虚假利润。 从之前的财务报告中可以看出,康博的品牌早已被波司登削减。除了一些股票,市场上没有康博羽绒服的流通。 波司登实施“四季”战略阶段,非羽绒服品牌数量逐渐增加。最初,波司登的六个羽绒服品牌被缩减为三个。波司登2017/18年度财务报告中,仅提及波司登、雪中飞和解冰三个品牌。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波司登和博尼塔斯意见相左。 6月25日晚,波司登针对sell 空报告的部分内容发布公告,称该报告包含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和不完整的陈述,并做出毫无根据的指控和不负责任的猜测。 博尼塔斯6月26日再次反驳波司登的澄清,称他不相信波司登对夸大净利润的回应,指出波司登在回答中对以下三大问题撒谎:第一,波司登谎称从独立第三方购买了邦宝;其次,波司登谎称周小川在1998年创立了杰西品牌。第三,波司登对杰西收购品牌后的实际收入贡献撒了谎。 博尼塔斯的目标是波司登与周小川的三笔交易 6月27日,波司登再次发布澄清声明,否认sell 空报告中的指控,并认为sell 空报告中的指控是单方面和误导性的。sell 空报告中关于波司登及其财务业绩的结论不正确。 然而,波司登仍未对博尼塔斯空报告的质疑做出充分回应,尤其是最关键的问题:周小川为什么要处理波司登的全部三笔收购?为什么这三个品牌值这么多钱?博尼塔斯·塞尔空有其偏见。例如,波司登的股价0元显然是不合理的,但波司登没有明确解释关联交易和资产转移,所以博尼塔斯卖出空有其立足点。 十亿波司登波司登的股价在两三次澄清后开始逐渐回升,并受到2018/19财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年度报告的提振 首先,让我们抛开对财务报告数据本身的疑虑,看看波司登在过去一年的变化。 2018/19财年,波司登的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净利润达到9.81亿元,同比增长59.44%。更引人注目的是毛利增长了6.7%,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3.1%。这主要归功于品牌营销的成功,品牌营销推高了羽绒服产品的销售价格。 其中,品牌羽绒服网上销售收入约17.7亿元,同比增长55.6%,占品牌羽绒服销售额的23.1%。 本财年,波司登的业务部门再次发生变化,分为四大部分:品牌羽绒服业务、贴牌生产管理业务、女装业务和多元化服装业务。 从上图可以看出,专注主营业务后,波司登品牌羽绒服业务占总收入的73.7%,而女装、男装、制服等多元化服装业务的比例大幅下降。 就门店而言,截至2019年3月31日,波司登零售门店总数为5,156家。非羽绒服店数量主要略有下降。专注羽绒服主营业务后,波司登和羽绒服店的比例再次上升。 为什么加拿大鹅波司登仍然很难受欢迎?“已经得出结论,产品和供应链是波司登达到新高度的重要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是消费者感知到波司登的品牌建设。 去年波司登在中央电视台、当地主要卫星电视台、聚焦媒体和互联网等上发布了大量广告。波司登与波司登纽约时装周秀场合作,“墙外鲜花盛开,墙内熏香”和与加拿大鹅同行的“触摸瓷器”明星,波司登调动了消费者对其青春和时尚定位的意识,提升了品牌意识和市场关注度。 价格是波司登营销费用的增加。2018/19财年,波司登的分销费用(包括广告、百货商店扣除、商店租赁和员工费用等)。)为34.4亿元,同比增长40.3%,占总收入的5.5%至33.1%,同比增长27.6%。 然而,与数十亿的历史收入相比,一些成本增加显然是可以接受的,波司登可以向李宁学习,并将去年时装周的影响力再扩大一年。 此外,波司登本财年的股票为19.31亿元,比上财年增长32.71%。据悉,由于波司登品牌认知度的提高,一些商家正准备在夏季反季节清仓期间低价囤积,并在冬季提价,以从俄罗斯或非主流国内渠道的销售中获利。 库存周转率为125天,比上一财政年度增加了16天,这应归功于羽绒服的退回。 博尼塔斯sell 空质疑波司登2018/19财年的女装业务,收入12亿元,同比增长4.19%,其中在线收入约为7000万元。 服装公司横向扩展规模很常见,但波司登负担不起的男装系列显示,专注于功能性产品的波司登品牌可能缺乏扩展能力。 几个新品牌的女装已经运作了两三年,它们的增长仍然非常缓慢,很可能成为波司登的鸡肋。 波司登发布年度报告的时候,你对销售空博尼塔斯的销售空报告有何看法?这显然是有准备的,因为市场已经对波司登的财务报告有了更好的预期。今年2月,波司登宣布,本财年羽绒服业务零售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5%。 从博尼塔斯给波司登的两份报告可以看出,它的重点不是羽绒服市场空或波司登的市场地位,而是管理问题。 这是投资者很难看到的地方。波司登的闪电崩盘证明,一些大型机构投资者已经看到了隐患。对于波司登投资者来说,这种卖出空是有价值的。 随着财务业绩的披露,波司登的股价逐渐好转,但市场上出现了不合理的“粉饰”。一是波司登是一个应该得到支持的“民族品牌”。另一个是高德康有良好的个性,值得信赖。 坦率地说,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投资,你将来会被割破韭菜。 利益转移与族群无关,这个“族群品牌”有夸大宣传的历史。管理是好是坏与个人性格无关。波司登的高级管理层主要由高德康和梅冬的亲属担任。外部职业经理人很难坚持很久。无论高德康的人品有多好,都不能改变这是一个家族经营的管理企业的事实。即使证券公司支持,也有利益驱动。 大多数小股东在上市公司利益转移时受到损害。在大量主流声音的背景下,这份sell 空报告更有意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投资者真的看重“民族品牌”或个性,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有可能转移利益的波司登(Bosiden)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是否仍然值得信任?大多数人想通过做长期预测从股票市场赚钱。羽绒服行业足够稳定,但sell 空报告指出波司登的发展存在一些难以看透的不确定性,这或多或少会影响投资者的决策。 复制密码[HnoWmmzX]并打开最新版本的老虎嗅探应用程序,获取老虎嗅探黑卡的权益,有效期为3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