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工作报告提到互联网金融已经有五年了。措辞的改变释放了什么信号?

“互联网金融”一词再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自2014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已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五年:2014年“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5年,当回顾2014年的工作时,有人提到”互联网金融突然出现”。在部署2015年工作时,再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6年,“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2017年,“我们应该高度警惕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2018年,“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

2014年,“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5年,当回顾2014年的工作时,有人提到”互联网金融突然出现”。在部署2015年工作时,再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6年,“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2017年,“我们应该高度警惕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2018年,“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

从最初的“促进发展”到“标准化发展”再到“警惕风险”,再到今年的“健全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措辞的变化反映了行业环境的变化。

在过去的五年里,互联网金融业经历了爆炸性的增长,见证了一场改革的暴雨。是放松的时候了。

2014年,互联网金融一词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对行业意义重大。

自从2013年互联网金融的新形式成为大片以来,市场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在2014年初已经两极分化。

一些人认为互联网金融是先进金融模式的代表,而另一些人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种难以控制的监管套利,要求禁止监管。

幸运的是,当时监管层对整个互联网金融持“鼓励创新发展、规范和完善监管”的态度。

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的陈尤鲁有一个代表性的观点。他提到:“互联网金融是整个金融改革和提高金融体系效率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将造福大众,也将有利于市场竞争。另一方面,由于其发展迅速,有必要予以高度重视,促进其规范化发展。”

“互联网金融是整个金融改革和提高金融体系效率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将造福大众,也将有利于市场竞争。另一方面,由于其发展迅速,有必要予以高度重视,促进其规范化发展。”

2014年3月4日,政府工作报告出台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在两会明确表示不会取缔互联网金融,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明确这一信号,整个互金行业松了一口气。2014年3月4日,在政府工作报告发布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和副行长潘龚升在两会上明确表示,他们不会禁止互联网金融。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明确了这一信号,缓解了整个共同基金行业的压力。

在获得政策保证后,互联网金融真的迎来了转机。

今年,网上贷款行业建立了2100多个平台,交易额超过2500亿元,投资者同比增长近4倍。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制定大规模降低额度的计划,股票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第一批消费金融初创平台开始出现…整个共同基金行业的股权融资达到58亿元,是去年同期的10倍。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监管也在进行中。正如潘龚升所说,“互联网金融有不同的形式和风险。应根据风险溢出情况采取不同的监管方法,央行正在研究这些方法。

2014年4月,央行发布《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业务管理的通知》,强调要“保护客户资金和信息安全”。

2014年12月,先后发布了《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2015年初,监管机构首次谈到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原则,称“互联网金融监管应坚持无风险防范的宗旨,从保护公众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划定红线,坚守底线,建设高压线”。红线监管模式初步形成。

虽然监督正在进行中,但它也坚持创新监督和包容性监督的总基调。

2015年,互联网金融再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并且仍然受到鼓励。

如果没有埃祖巴这样的恶性事件,互联网金融业可能会保持多年的平静,这绝对不是目前的情况。

2015年6月,泛亚金融产品限制现金提取,引起投资者恐慌。

同月,一些媒体开始质疑Ezubao缺乏第三方资金托管、对资金池的怀疑、债权高度集中、虚构借款人、资金去向不明。

10月19日,国务院发布国发〔2015〕59号,明确指出“当前非法集资形势严峻,案件频发,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多,作案手法不断变化,…密切关注新的高风险关键领域,如投资和财务管理、非融资担保和P2P对等贷款”。

12月1日,昆明等地的公安机关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泛亚事件展开调查。

12月8日,埃祖巴事件开始。同月,达达集团和三农资本相继发生事故。这四个平台涉及的资金总额接近1500亿元,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早在2015年7月,十个部委就发布了《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7月至12月,互联网保险、P2P和第三方支付等子行业相继出台了详细的监管规定。

根据政策体系的引入周期,从确定监管框架、撰写初稿、征求各方意见到公开发布,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当引入上述制度时,互联网金融的总体环境仍然令人鼓舞和友好,上述文件的内容也是如此,这些文件主要是松散和包容性的,措辞仍然非常温和。

例如,《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作为新事物,互联网金融不仅需要市场驱动和鼓励创新,还需要促进发展的政策援助,…网络金融是一种新事物,一种新的商业形式。必须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留出空间和空空间”。

“作为一件新事物,互联网金融不仅需要市场驱动和鼓励创新,还需要促进发展的政策援助,…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新事物和新形式。必须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留出空间和空空间”。

Ezubao等恶性事件的发生引发了随后的监管政策转变。确切的时间点应该是2016年初。

北京领先。

2016年1月21日,北京市发布了《进一步预防和处置非法集资管理办法》。从准入、自律监管、广告信息管理和专项调查等角度,明显加强了投融资管理、非融资担保、P2P P2P P2P P2P借贷等关键领域的风险监控,拉开了互助筹资行业整改的序幕。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措辞有所改变,但仍提及发展,表明监管当局没有将电子租赁宝藏案和其他案件提升到整个行业的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也在回答记者在NPC和CPPCC的提问时说:“这些(各种形式的互联网金融)仍然是新事物。每个人都希望在出现问题时加强监管,但行业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规则以及如何监管仍在探索之中。”

事实上,全国监管机构的步伐也不一致。

在北京严打之际,2016年1月28日,Xi安省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业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建设有利于互联网金融业发展的政策环境、市场环境、技术环境和人才环境,促进我市互联网金融业集聚发展、创新发展和加速发展”。

2016年4月,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全国开展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

同日,央行牵头多个部委发布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根据这一指导文件,根据“谁有孩子,谁有孩子”的原则,有关部委发布了七个子计划,即第三方支付、P2P、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互联网跨境资本管理、互联网金融广告、投资理财金融活动。

经过统一认识,整风幕拉开了。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首先对行业有一个透彻的了解,并处理潜在的风险。

随着整改工作的进展,监管态度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变得越来越严格。

根据原计划,验收和总结阶段将于2016年12月开始,然后这一时间点将推迟到2018年6月。

可以看出,实际调查中发现的问题比最初预期的要严重得多。

当然,宏观层面发生了新的变化。

2015年底,中央政府率先提出改革,提出“三比一、一减一补”的要求。

2016年5月,《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轰动性的文章《今年第一季度的大趋势——权威人士谈论当前中国经济》。权威人士强调,“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不可避免地会带来高风险,控制不力会导致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毁掉人们的储蓄,这是致命的”。它指出了系统性金融危机,并从去杠杆化开始。

与此同时,围绕财富和金钱的斗争拉开了风险和资本引发的动荡的序幕,暴露了传统金融体系中的各种问题。

当风险资本扮演“短线投机”股票投资的角色时,它就从正常的资产配置转变为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的“怪物”。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超过120家上市公司以保险资金在a股上市,引发监管机构的处罚。

各种各样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当时,防范系统性风险已经成为金融监管的重中之重。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我们应高度警惕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措辞变得极其严厉。

2017年4月,人民日报、新华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官方媒体和一行三名中共党员相继发表意见,指出金融领域的去杠杆化。市场开玩笑说,管理层进入了一个更无情的模式:“你无情,我比你无情,你严厉,我比你严厉”,这一度引发a股大幅下跌。

共同基金领域的整顿也更加严格。

6月,共同基金行业宣布推迟整改。

7月,共同基金监管办公室发布《关于整顿互联网平台与各交易场所合作开展非法业务的通知》,要求“所有互联网平台在7月15日前停止与各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非法业务增量”

同时,互联网平台必须积极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妥善解决现有的非法业务。

“模棱两可的相互竞拍黄金业务已经结束,这曾在lufax引发债务对债务的危机。老牌平台红菱风险投资也发布了退出声明。

9月,ICO发布了新规定,虚拟货币交易所被“驱动”到海外。

12月,新的现金贷款条例出台,这一新的“风口”景象在短短一年后迎来了沉重的打击。

当然,传统金融机构正处于艰难时期。据统计,银监会2017年共做出3452项行政处罚决定,其中1877家机构被罚款29.32亿元,被称为“史上监管最严格的一年”。

4 .严格的监督,很快就产生了效果。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有100多家银行自愿缩减资产负债表,银行间资产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萎缩,银行间财富管理同比下降3.4万亿元,跨境金融产品的野蛮增长趋于停止。

在共同基金领域,重点是改造大型黄金交易所合作产品,打击ICO和现金贷款混乱,增强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加快互联网和信用社等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整个行业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到:“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取得重大进展。

目前,中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症状和根本原因都应得到解决,以有效消除潜在风险。

……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是好的,有许多政策工具可以完全控制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在预防和解决重大风险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目前,中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症状和根本原因都应得到解决,以有效消除潜在风险。

……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是好的,有许多政策工具可以完全控制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只有当我们有信心控制风险,我们才能有“完善的网络金融监管”的措辞。

对于共同基金行业来说,它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点。

体育式的集中整顿将成为过去,围绕市场份额的竞争和创新有望成为新常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