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穷家状元之死”受到批评时,明蒙的眼球经济能走多远?

因为有争议的“贫困家庭顶尖学者之死”,米蒙的团队再次站在公众舆论的最前沿。

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以其醒目的标题和精湛的写作迅速达到“10w+”,吸引了无数人的同情和传递。

如果不是因为有人指责这篇文章是捏造的,可能还有许多人沉浸在“努力生活”的情绪中。

然而,在一个晚上,情节逆转了180度。

感动的读者们意识到,我已经成了故意制造夸大焦虑的韭菜,这是不能容忍的。目前,虽然文章已被删除,Mimoun团队公开“回应一切”,但仍未从舆论漩涡中解救出来。

另一方面,在传媒业享有盛誉的米蒙团队(Mimoun team)一直擅长头条新闻和情感写作,这反过来又产生了极其丰厚的回报。它可以被称为攫取“眼球经济”的领导者。

然而,这样的眼球经济能走多远?我们不妨从“眼球经济”的出现开始。

“眼球经济”的诞生是众所周知的,资源和因素的稀缺是传统经济理论中最基本的前提。

因此,如何在稀缺因素的基础上实现利益和效用的最大化一直是经济学研究的永恒热点之一。

然而,互联网的巨大发展推翻了这一事实。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互联网在世界上的日益普及,人们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信息日益泛滥的世界。

尤其是近年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催生了信息和数据的爆炸性增长。

如果信息也被视为一种资源,它不仅不同于传统经济学中的“要素稀缺属性”,而且呈现出泛滥和过剩的趋势。

有人曾经说过:“绝对的光和绝对的黑暗没有什么不同,因为结果是什么都看不见。

”这句话也适用于信息世界——有无穷无尽的信息而没有信息,结果很难找到对自己真正有用的东西。

此时,在信息资源无处不在的时代,人们有限的注意力实际上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稀缺资源。如何快速吸引人们的眼球已经成为一门科学,“注意力经济”(也称为“眼球经济”)的概念已经出现。

“注意力经济”一词首次出现在美国学者迈克尔·戈德黑伯(Michael Goldheiber)的论文“注意力购买者”中。

戈德黑伯认为,“注意力经济”代表了企业如何通过有效配置现有资源,以最低的成本吸引用户的注意力。在此基础上,通过培养潜在的消费群体,以获得更多的财富。

此时,最重要的资源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货币资本,也不是信息本身,而是人们的注意力。

事实上,早在1996年,英特尔总裁安迪·格罗夫就指出,“未来的互联网之战是一场眼球之战”。搜狐的张朝阳也坦言,“不管产品有多好,如果不把注意力和关注结合起来,就不能创造社会价值。

“这证明,对无限信息的稀缺关注能够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例如,一些热门电视剧每集可以在国外卖出数百万元人民币,众多名校高学历毕业生的收入水平远远低于一些直播平台,一些像《顶尖学者之死》(The Death of the Top Scholar)这样的自媒体文章为了提高阅读水平,已经竭尽全力寻找话题抓人,等等。

媒体争夺眼球的是所谓的“瘦是最重要的”。由于注意力是一种稀缺资源,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金矿”,人们肯定会用各种手段来争夺它。

在自媒体行业尤其如此。

微信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方式,因其低门槛、高度差异化和快速传播的优势,自发布以来备受追捧。

经过几年的发展,微信的自媒体平台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内容输出窗口,而是逐渐形成了一个极其成熟的现金流模型。

例如,企业通过企业和服务号码发布官方信息,并直接与大量用户通信,而订购游行号码可以受益于获得奖励、宣传广告等。

在商业推广过程中,曝光度越高,商业价值就越大,这也是尽可能吸引人们注意力的外在表现。

此时,如果你想增加文章的点击率来增加曝光率,你必须首先找到提高内容质量的方法——毕竟,除了物质消费升级之外,中国人在精神层面的消费也在升级,而高质量的内容不仅是人们愿意继续关注、分享和付费的前提驱动力,也是一种稀缺资源。

正因为如此,了解读者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迅速锁定当前热门话题,寻找新颖独特的写作角度,提高写作能力和写作技巧,让读者感受到同样的情感,进而实现更多的“爆炸”和“热门文章”,已经成为自我媒体不懈努力的方向。

然而,也许是由于经济利益或浮躁的心态,许多自媒体平台越来越不愿意用心润色好的内容作品。相反,他们只是“为了吸引眼球而吸引眼球”,并以任何方式上演“夺人眼球”的戏剧,导致整个行业的发展呈现出一些不良的趋势:一方面,谣言和虚假成分是显而易见的。

为了争取公众的关注,许多自媒体人士逐渐放弃了兼顾正义和利益的价值取向,故意歪曲事实,不尊重事实依据而传播。各种危言耸听、夸大伪科学、伪鸡汤和主题派对内容猖獗。

与此同时,许多文章被剽窃和拼凑,甚至恶意诋毁公众人物。

另一方面,色情和粗俗的内容经常出现。

正是因为色情和低俗的内容可以很容易地吸引观众的目光,吸引读者的注意力。一些自我媒体平台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会毫不犹豫地发布含有色情信息的明确文本或标题和内容,以此来挑逗观众的情绪,获取流量并增加曝光率。

这些混合内容不仅浪费用户的时间,而且污染了整个自媒体信息环境。有些甚至含有煽动性色彩,渗透扭曲的价值观等等,这可以说是对社会和个人的发展有害的。

此时,“眼球经济”似乎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一面与商业机会有关,另一面与危机有关。

因此,仅仅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办法。

长期发展取决于影响力。什么是健康和可持续的长期解决方案?答案应该是影响。

根据前面的分析,仅仅依靠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是不足以支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很多内容触动着人们的神经。

也许,一些新奇的事物会在一段时间内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当新事物出现时,人们的注意力就会转移,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前的亮点会逐渐被遗忘。

早在1964年,加拿大学者麦克卢汉(McLuhan)就断言,媒体对人类社会最大的意义不在于它作为载体所承载的具体信息,而在于“人体的延伸”所带来的人类感知世界和把握世界的方式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对人类社会活动带来的影响,是媒体进化和发展带来的“影响”。

这也可以算作是“有影响力的经济”的最早宣言。

40年后,中国人民大学的于国铭教授正式提出了“有影响力的经济”的概念:“媒体对市场价值的关键在于它通过受众对社会实践和社会发展的影响。媒体经济的本质是影响力经济。

经过仔细分析,不难发现“有影响力的经济”并没有完全否定“眼球经济”,而是对其进行了升级。

如果说“眼球经济”突出的是受众对媒体发布信息的注意,那么“影响力经济”解决的便是信息发布者、媒体(信息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关系;换言之,对眼球的吸引是打造影响力的基础,深刻影响到注意力背后的人群才是最终目的。如果“眼球经济”突出了受众对媒体发布信息的关注,那么“影响力经济”就解决了信息发布者、媒体(信息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关系。换句话说,眼球的吸引力是建立影响力的基础,最终目标是深刻影响注意力背后的人。

因为与注意力相比,影响力无疑更持久、更稳定、更具穿透力,而且能带来比“眼球经济”更丰厚的回报。

像注意力一样,影响力在这个时代是稀缺资源。

仍然回到当前的自媒体市场,我们可以深深地感觉到我们每天能收到的文章在千千是一千万篇。然而,其中大多数都转瞬即逝,被遗忘了。相反,少数真正输出深度和增量知识的平台总是受到人们的追捧。

这就像经典文学名著,如《三国演义》、《论语》、《战争与和平》、《圣经》、《简爱》等。虽然它们已经经历了几千年,但今天仍有无数人反复研究它们。

在这个影响点上,经济利益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影响,而只是被观众注意到,那么所谓的商业推广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也是许多媒体行业目前强调“超越注意力创造影响力”的根本原因。

少一点例行公事,多一点诚意,和“摇摇头”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

毕竟,在任何行业,公众都是上帝,而不是某些人自娱自乐的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