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经历了七次重大危机,为什么它总能扭转局势?

几千年的交流与融合,取长补短,形成了中华民族。

近代史开放后,中国意识到与世界的巨大差距,又一轮宏伟的“大变革”开始了。

来源:新华日报(带删节)每当谈到中华民族在历经5000年的磨难后从灰烬中重生,中华文明不断发展,总是让我想起陈庆之进入洛阳城的震惊——这是529年5月。正是在中国历史上的乱世和南北朝时期,中国发生了五次大乱,政权更迭,山川被打破。这片土地曾经被无数的鲜血和泪水浸透,但它将在不远的地方迎来一个辉煌的唐朝。

这段历史包含了中华民族从未停止存在的秘密。

看到儿子袁勋跪在他面前,袁弘勃然大怒。

袁弘今年29岁。他的服装完全符合在这片土地上消失了近300年的汉朝服装:衣领、右翻领、系带和宽袖。

头发整齐地梳成一个发髻,用毛巾包好,戴上皇冠。

然而,他14岁的儿子袁勋(袁弘是15岁的父亲,这在古代并不奇怪)穿着另一套衣服:左金。

除了盖住裙子的左侧,她还剃了头发,把其余的头发编成辫子。

看到儿子穿成这样,袁弘非常生气。他自己做的,给了袁勋一份“竹笋炒猪肉”。当他累了,他请人用鞭笞代替他。他打了袁勋,直到他生了,然后把他拖出门外,锁了起来。

发型和服装不就是有区别吗?至于?然而,这不是父子之间的审美差异,而是与政治正确性相关的关键问题。

在古代,“左金”甚至一度被视为外来种族毁灭国家和中国文明衰落的象征。

袁弘以前也是左金。他用了另一个名字,拓跋宏。是的,他是北魏著名的孝文帝。

北魏是鲜卑拓跋族建立的,拓跋族是匈奴后崛起于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魏晋南北朝时期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也是游牧民族。

西晋灭亡后,东晋在南方建立,大分裂大混乱开始了。“你唱歌,我上台,真是太吵了”。

北周消灭了北齐,隋朝取代了北周,然后为了实现统一而消灭了南朝。直到那时,中国历史上长达300年的分裂才结束。

拓跋宏开创了北魏的黄金时代。他把首都从平城(今山西大同)迁到洛阳,颁布了一系列地方化政策。

袁勋王子反抗他的父亲。

在14或15岁时,他处于一个反叛时期。他在和成年人打架。袁勋不想说中文或穿中国衣服。他撕碎了所有他给汉族的衣服。他仍然编造和传播左金,并坚持鲜卑的旧习俗。

王子的助手高道岳多次试图说服他。他没有听,而是非常沮丧,最终找到了皇帝离开洛阳旅游的机会。他与左右双方密谋在皇宫里秘密挑选3000匹皇家马,并密谋离开平城。

在逃跑之前,他亲自杀了高道岳。

袁弘得知这个消息,急忙赶回洛阳。打败袁勋后,他废黜了王储。第二年,当他再次旅行时,他听说在监狱里的袁勋与左派和右派合谋。他给他下毒的酒,并强迫他自杀。

当儿子被处死时,父亲的心一定很难过,但这是改革的代价。

这对鲜卑贵族也是一个打击:我儿子反对改革,这就是结局,你,闭嘴!果然。

伟大的改革家袁弘只有33岁。

袁弘英年早逝,可能是因为他太累了。

他如此年轻,但他不得不承受如此巨大的政治改革、军事征服和来自鲜卑贵族如王储的压力限制。

后人向他致敬,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有许多疑问: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非凡的动机亲自指挥和推动这一开创性的改革顶层设计,而这一设计注定要面临重重阻力?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鲜卑的压迫越残酷,汉人的反抗就越强烈。

拓跋宏成为皇帝后,帝国的汉人相继起义,到处都是浓烟。

他很清楚:如果鲜卑人和汉族人之间的矛盾不和解,国家怎么会有明天?他决心改革,但也有他自己的痛苦:当汉族人已经进入封建社会时,鲜卑人仍处于奴隶状态。

他被封为太子后,根据鲜卑的“你的孩子和你母亲的死亡”制度,他的生母被授予死亡…他母亲去世时,他只有3岁,是一个严重缺乏母爱的孩子。

伟大的改革者都深受旧体制之苦。

历史地理学家葛熊健在谈到魏晋南北朝三四百年的民族融合时说:“在这一时期,许多民族朝着封建化方向共同前进。

五胡十六国的变迁是北方少数民族接受封建文化,特别是汉族文化的过程。

“拓跋宏改革决心如此之大,鲜卑和汉族融合得非常彻底。

迁都洛阳后,他掌握了两把钥匙:一把是语言,另一把是通婚。

鲜卑人和汉人逐渐融为一体,成为不可分割的同胞。

袁弘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改革促进了北魏各方面的发展,缓解了民族隔阂。尤其是他赢得了汉族士大夫群体的信任,在历史上被称为“小温蒂中兴”。

陈庆之死后三十年,当他在南朝进入洛阳城时,目睹了复兴的盛况。

值得一提的是,袁弘也有一位改革的“导师”,即他的祖母冯太后。他的生母被处死后,冯太后抚养他长大。

冯太后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当她的孙子年轻时,她在朝鲜的独裁统治下。她足智多谋,能做大事。她生下、杀死、奖励和惩罚。她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和才能。

她推进了许多改革。例如,鲜卑一直是近亲,她下令禁止“一族联姻,同姓联姻”。例如,她主持颁布了重要的均田制和三长制,给北魏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我祖母的孙子有深厚的感情。冯太后因病去世时,袁弘哭了三天。他在圣旨中说:“我的祖先只关心武术,不关心文化和教育。是她的父亲教我学习古老的道路。

一想到太后的功绩,我怎么能不为这次崩溃哀悼呢?“今年,他24岁。

在接下来的九年里,他纪念了这个历史性的日子空。

著名的民族历史学家王同领在《中国民族史》一书中作了考证:隋唐时期的汉族主要是以汉族为父、鲜卑为母的新汉族。

例如,唐高祖的李渊的母亲来自拓跋鲜卑的杜固家族,唐太宗的孙子胡汉皇后是半汉半鲜卑。

皇后的弟弟孙昌·无极是初唐时期非常有名的首相。

姓氏“孙昌”由鲜卑的姓氏“巴巴巴”改成。

那一年,袁弘下令鲜卑复姓改为单音汉姓。除了把“拓跋”改成“元”,把巴的名字改成了孙昌石,把大Xi改成了Xi,把易Xi改成了孙氏叔叔,把邱穆棱改成了牟,把刘谷改成了吕,把何来改成了何,把杜谷改成了刘,把何楼改成了卢,把武玉改成了俞,把魏驰改成了魏。“剩下的变化是赢不了的。

改姓后,鲜卑族的姓氏不再重复,与汉族的姓氏完全相同。

直到今天,中国农村仍然有信奉门神的习惯。有两个威严的门神,一个是尉迟敬德,另一个是秦琼。

尉迟敬德是鲜卑人。他憨厚,勇敢,善于战斗。他一生都穿着军装战斗。他在北方和南方作战,驰骋战场,取得了许多成就。

玄武门的改变帮助李世民夺取了王位。他被任命为右武侯将军,并被授予湖北公爵的称号。

隋唐时期,除皇室外,胡汉混血儿在民间更为普遍。

隋唐时期的汉族或名为“唐”的汉族,不再是魏晋以前汉族血统的简单延续,而是胡汉族血统的混合族群。

“血统的界限早已被打破,外貌上的差异不再是障碍。

”葛熊健认为,幸运的是,中国人对野蛮人的认同标准不是血缘,而是文化。

早期的华夏民族和后期的汉民族不是纯粹的血缘关系,而是更多的出于文化认同。

也就是说,随着历史的发展,华夏或汉族的概念早已被认为是一个地区或文化,而不是纯粹的血统标准,也就是说,任何生活在中国或延伸到中国的人,无论他或她如何接受中国文化,都属于中国。

有人说唐朝是中国古代历史的全盛时期。为什么唐皇有胡族血统?多么可怕的一颗心。

大分裂后,中国再次进入大一统,呈现出新的面貌:大唐社会,由一个充满活力的民族群体组成,以其雄浑的精神和辽阔的海江把中华文明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所有这一切,袁弘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李世民想举杯向远方的袁弘致敬。

回顾历史,有些章节黑暗而残酷,这很可怕。

然而,有些章节,像阳光顽强地穿透厚重的铅云,瞬间由暗转明,就像翻开了几乎沾满鲜血的南北朝的一页,突然出现了唐朝的英雄气概和阳刚之气。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有关各方做出了理性的选择。例如,在元朝初期,蒙古贵族建议汗沃库泰杀死所有的汉族人,把农田变成牧场。

中原可能会被摧毁。此时,熟悉儒家经典的卢野·楚材总理坚决反对,并向窝阔台承诺,如果按照中国法律征税,他将能够“每年赚取50万银、8万丝和40万粟石”。

“这个高数字吸引了窝阔台的心。他决定让耶律楚材主持改革,中华文明逃脱了。

历史上,人类经常犯同样愚蠢的错误。然而,人类在思维、判断和智慧上必然不同于动物。

面对胡汉之间的尖锐矛盾,袁弘可以是一个模仿前人习惯性行为的拓跋宏,通过残忍的杀戮削减汉族人口,通过残忍的杀戮恐吓汉族人民,让浸透了无数人鲜血的大地继续浸在鲜血中。

但是他做了另一个选择,一个完全不同的选择,一个看似复杂困难但充满智慧的选择。

尽管我们感谢我们的前辈在关键时刻做出了理性的选择,但我们不禁要想:这是历史的侥幸还是历史的必然?在那一年的四大文明中,为什么只有中国经受住了5000年的艰难险阻?今天,我们仍然可以阅读几千年前的汉字,通过春秋时期写的《论语》来理解孔子的智慧,当我们听到我们几代人以外的古代人高唱的《窈窕淑女》时,我们仍然会心痛。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必然?在黑暗中,真的有所谓的“幸运数字”吗?这个题目,可以写一本很棒的书。

如果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中华民族的活力。

不久前病逝的金庸(Jin Yong)曾在一次关于中华民族生命力的演讲中说过:首先,中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农业社会,生产力相对较高,技术先进,发展文化的经济实力强大;第二,自西周以来,中国有严格的宗法社会制度,如长子继承王位的世袭制度,这促进了内部稳定。第三,金庸先生特别提到:“我们对外国人非常开放。

《博览群书》:金庸:中华民族长期持续发展的原因和规律是什么?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常去英国牛津大学。我对英国文学、英国历史和中国历史非常感兴趣。

众所周知,20世纪英国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学家之一叫做汤因比。他写了一篇很长很长的历史研究。

在这本书里,他分析了世界上许多文明,表明世界上许多文明在历史的进程中已经衰落或消亡。到目前为止,真正繁荣的文明只有两种,一种是西欧和美国文明,另一种是东方中华文明。

中华文明有着悠久而持续的历史,但却是世界上唯一的文明。

虽然有些古代文明的历史比中国更早,有些文明的范围比中国更大,如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和希腊罗马文明,但由于外部力量或腐败,这些文明逐渐衰落并消亡。

汤因比说:一个文明总是会遇到外部挑战。如果文明能很好地应对这一挑战,它就能继续发展。如果他们不能很好地应对挑战,他们将会衰落甚至消失。

这里也有许多种情况:一是整个国家都被强大的外国攻击杀死和消灭了。一是长期僵化,没有改革,国家内部没有进化,像活木乃伊一样,导致衰落;其他人因自身腐败而崩溃。还有一种分裂,这个国家的内战。

我们国歌中的一句话,“中华民族正处于最危险的时期”,是在抗日战争前后写的。它表达了一种焦虑感。

那时,我们的国家被外敌入侵,形势非常危险。

在我看来,在我国历史上有七个危险时期是外国侵略我国的时期。首先,从西周末期到春秋战国时期,外国袭击了北方、南方、东方、西方和东方。二是秦汉时期匈奴的进攻,持续了400年。三是魏晋时期五胡入侵,包括鲜卑等,历时400年。第四是隋唐时期突厥和吐蕃的入侵,历时约300年。第五次是第五代和南北朝时期契丹、女真、西夏的入侵,历时约400年。第六是元明清时期蒙古和满族的入侵。第七是现代西方帝国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

纵观中国的历史,我们或许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规律:我们的国家首先变得统一和强大,然后慢慢衰落,组织力量下降。

此时,如果有一些改革,那么就会有复苏。

如果改革失败或腐败,外国敌人就会入侵。

在外敌入侵期间,我国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即外敌入侵往往是我国的一个转折点。

上述我国的七大危机都是七大转折点。

在历史上,我们的中华民族常常是在外国人到来之后被同化和融合的。一旦被同化和融合,我们的中华民族就变得更加强大和团结。

在那之后,它可能腐败、衰落或分裂,外国人再次到来,我们的国家再次合并和发展,等等。

其他国家遭遇外来入侵或获胜。如果他们赢不了,这个国家或民族就会垮台。

当我们的中华民族遭遇外来侵略时,我们经常可以击退外国。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无法撤退,但很难被征服。

这是因为,一方面,我们有顽强和非常顽强的抵抗。一方面,我们非常开放,在文化上与他们融为一体。一段时间后,每个人都成了一个国家,我们的国家又长大了。

第一个原因是中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农业社会,具有较高的生产力、先进的技术和强大的经济实力来发展文化。第二个原因是,自西周以来,我们有一个严格的宗法社会制度。后人谈到中国的封建社会,总是认为封建宗法制度束缚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那当然是对的。

事实上,这种宗法制度也有其历史作用。我们的国家有严格的继承制度,因此避免了内部冲突和战争。

一些游牧民族曾经很强大,但他们经常在关键时刻分裂。

父亲死后,他的两个儿子或者三个儿子抢父亲位子,罗马也有这种情况。他父亲死后,他的两三个儿子抢走了他父亲的席位,罗马也是如此。

一旦你获得一个席位,你将不得不战斗和内乱。

一旦一个原本非常强大的部落、部落或国家分裂,它必须自己战斗。

自西周以来,我们的国家尽管内部斗争,但一直遵循世袭制。也就是说,父亲去世了,长子继承了王位。这是当时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制度。

一个社会的基本法律制度一旦确立,社会就会稳定,内部冲突就会大大减少。这也是国家繁荣的重要一环。

另一个重要的环节是我们对外国人非常开放。

历史上,中国长期被外国人统治,比如北魏。

事实上,隋唐时期也有大量的少数民族组成,主要是鲜卑人。

如果你考虑一下,有一种情况我不知道。在我的小说中,我写了一个叫“独孤求白”的人。独孤对获胜非常自豪。他一生中从未输过与他人的剑赛,所以他改名为“秋白”,希望输一次,但他从未输过。

“独孤”是鲜卑人。

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母亲来自鲜卑,姓独孤。

一些学者说“鲜卑”一词的意思是“鲜卑利亚”。鲜卑人最初生活在西伯利亚。

但这并不十分一致。

北周时期,有一位将军名叫杜顾欣。他有许多女儿。大女儿嫁给了北周皇帝,四女儿嫁给了唐高祖的父亲,七女儿嫁给了隋文帝。

因此,唐高祖和杨迪是表兄弟,而李世民,唐太宗,应该称杨迪为他的表兄弟。

他们都有鲜卑血统。

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姓窦。

唐太宗的皇后姓孙昌。孙昌和窦是鲜卑人的姓。

皇后的哥哥孙昌·无极是唐代著名的宰相。他也是鲜卑人。

据《唐史》记载,唐朝至少有23位宰相是胡人,主要是鲜卑人。

当时说“任虎”就像现在说“外国人”。这并不意味着歧视。

唐朝有23名外国人担任“国务院总理”,这表明唐朝根本不歧视外国人。

此外,在汉朝,汉武帝与匈奴作战,匈奴分裂投降。

匈奴王子之一金日昌是汉朝的一名官员,很受汉武帝的欢迎。

汉武帝死后,他身后的大事交给了两个人,一个是霍光,另一个是金日昌。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我国增长的重要原因是开放。

中国人不太擅长打架。与外国人作战时,他们输得更多,赢得更少。

但是我们有耐力。这次我们赢了没关系。我们已经和你共事很久了。之后,外国人会分开。

匈奴人非常凶猛。我们赢不了他。

汉高祖曾在山西大同附近被匈奴围困,无法逃脱。

他的手下提出了一个聪明的计划,去见匈奴皇后,说有很多漂亮的汉族女人。如果你俘获汉帝,打败汉王,俘获大量美丽的汉族妇女,你将是一个可怕的皇后。

匈奴皇后被这个诡计所迷惑,影响了匈奴领袖。她撤回了部队。

匈奴后来被分为北方和南方。南匈奴向汉朝投降,而北匈奴向西走,一部分去法国,一部分去西班牙,一部分去英国,甚至毁灭了整个西罗马帝国。

匈奴人在西方历史上吗?历史学家不同意。有趣的是,一半匈奴人被中国抵抗并投降,而另一半打败了整个欧洲。

隋唐时期的突厥人也是如此,分为东突和西突。

东突向隋唐投降,并逐渐被中华民族统一。

西突厥斯坦向西去了土耳其。

后来土耳其打败了东罗马帝国,占领了君士坦丁堡,直到现在。

因此,我们不应该认为我们的国家不能仅仅通过提及历史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我们的国家真的做不到。这只是16世纪后300到400年的事情。

最近,我在牛津大学的一次晚宴上遇到了一位研究东亚经济的著名学者。我和他谈到了中国经济的未来,说中国经济自古以来就有发展,人均收入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直到16世纪后,英国才慢慢赶上它。

然而,英国直到1820年才超过国民总收入。

中国的国力已经保持世界领先地位两三千年了。

那位学者对中国的经济前景非常乐观。他说,到2020年,中国的国民经济收入将是世界第一,并将继续保持很长一段时间。恐怕在此后的至少40到50年内,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赶上它。

听完这些,我非常兴奋,问他是否有任何数据。他引用了许多统计数据。

他是专家,不会畅所欲言。

我认为他的分析非常合理。

事实上,我们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一直很先进,特别是在宋代,大大超过了欧洲。

当时,我们的科技发明,欧洲远远落后。

如造纸、印刷、火药、指南针等。在宋代已经非常繁荣。

每个人都使用的纸币也是中国发明的,从宋朝开始就被使用。

当时,我们的金融体系相当发达,货币使用也相当成熟。

那么欧洲人什么时候开始换飞机?应该说是中国的明朝。从那时起,中国已经落后了。

我认为原因之一是政治独裁,它非常严格地控制着人们的思想。它根本不自由开放。它总是挤满了人,牵涉到九个氏族。不说或不动让人害怕。所有权力都由皇帝控制。

另一个原因是明朝无法应付日本海盗的入侵,于是它异想天开地实施了所谓的海上禁令,烧毁了所有的帆船,认为这样可以切断与日本海盗的联系,饿死他们。

这完全不了解日本。

这个愚蠢的禁令,当然是在永乐皇帝时期郑和下西洋之后。

明朝一实行锁国政策,整个国力就开始下降。

与此同时,西方科学开始发展,工业革命开始了。

有一段有趣的时间值得注意,那就是1517年16世纪初,德国的马丁·路德公开否认教皇的权威,反对神权控制。这时,我国明朝的郑德皇帝去了江南。

郑德皇帝是一个非常无聊和腐败的坏国王。他去了长江以南,做了许多不道德和无耻的事。

众所周知,在隋唐时期,中国非常富裕和繁荣,甚至在宋元时期,那时科学发达,交通便利,国家对外开放。

而欧洲是封闭的,一切都由梵蒂冈控制,学术思想不是自由的。

如果你说地球绕着太阳转,他想让你进监狱。一切都关闭了。

在16世纪,欧洲是自由开放的,科学发明开始了,但中国却被锁了很长时间。

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课。

今天讲了这么多,我只想让大家有两个明确的想法,那就是改革开放。

我们中华民族如此强大的原因在于改革开放。

遇到困难时,要积极进行内部改革,努力克服。如果改革成功,我们的国家将会复兴。

同时,我们必须对外开放,这一点更重要,因为我们中国人有自信,我们相信我们的国家非常强大,我们不怕外国势力或外国文化。

上面提到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Toynbee)在早年写下巨著《历史研究》时并不十分重视中国。

当他快要死的时候,他得出结论,世界的希望在于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结合。

他认为西方文明的优势在于不断的发明、创造、追求和向外扩张,这是一种“动态”的文化。

中国文明的优势在于和平。像长城一样,它是防御性的、稳定的、和谐的。这是一种“安静”的文化。

现在,许多西方学者认为,地球不可能也不希望如此之大,并无休止地追求和扩张。

从现在开始,我们只能接受中国哲学。我们必须平衡和谐。我们必须相互合作,避免战争。

由于科学的发展和核武器的出现,未来的世界大战将是不可想象的。

一些疯狂的人可能决心打核战争,但他们不知道这样一场战争的结束将是人类的结束。

这种可能性不能说不存在。我接触到的西方学者目前并不太担心核战争。他们最担心三个问题:第一,自然资源的不断浪费;第二是环境污染。第三是人口爆炸。

这三个问题将影响人类的未来。

因此,许多西方人现在寄希望于中国。他们想了解中国,理解中国哲学。

他们认为,中国平衡、和谐、统一的哲学和心理状态可能是解决整个人类问题的关键。

世界经济中心19世纪在伦敦,20世纪初搬到纽约,战后70年代和80年代搬到东京,21世纪肯定会搬到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